“血巫教好大的狗胆,居然敢把手伸到大夏?!”

监狱里,萧逸双手负背,瞳仁的金焰熊熊燃烧,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到极致。

被迫坦白的巴莫吓得瑟瑟发抖,根本不敢和这位凶神对视。

他肠子都悔青了,早知道投靠去其它巫教。

巴莫是真的搞不懂,为何教主执意要将目标盯向大夏!

要知道,这里是有萧天圣坐镇的啊!

哪怕多花费点时间去别的小国搜刮,也好比触犯到这个东方大国来得稳妥!

“我记得血巫教的教主,是叫吴丹威对吧?”萧逸似笑非笑。

当时甸缅宣布血巫教,成为正统国教的时候

其教主的大名,早就被诸国政界熟知。

虽然这个国家落后又贫困,但是这种特殊事件的主导者,还有资格被媒体记者广泛报道的。

ps://vpkanshuco

说来好笑,血巫教教主的名字,比知道甸缅国主的人还要多!

他,如同旭日笼罩在上空,光芒万丈盖过任何的后起之秀。

此人是甸缅的传奇领袖,将创立的血巫教走向辉煌!

而七大巫教黯然失色,彻底沦为了陪衬。

“是,是的,我们教主就叫吴丹威。”巴莫低头颤声的说。

“吴丹威。”萧逸冷厉道:“他有几条命够我杀?!”

听到这话,巴莫吓得六神无主,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。

在教会,这个名字是禁忌,所有教徒必须尊称教主大人。

任何直呼名号者,都会拉出去杖毙!

教众膜拜,官员惧怕,他凌驾于甸缅的世俗之上,达到了真正的超然地位!

军方的大权,全都被其握在手里,可以调动任何的武器。

对于血巫教这个庞然大物,国家军队俨然成为它的看门狗!

所以,巴莫对萧逸的言论提心吊胆,恨不得把脑袋藏在裤裆里。

“我问你,巫神是怎么回事?”

萧逸一手揪起巴莫的头发,冷冷道:“它,是否真的存在?!”

瞳仁金焰炽烈,让后者觉得无比刺眼。

巴莫的脸颊淌下汗水,艰难的开口,“小的不清楚啊,没听说有人见过。”

“不止是血巫教,其它七大巫教都宣称有巫神。”

“随着巫法的普及,很多甸缅人也都信了!”

萧逸陷入沉默,脑海在快速的思索。

他之所以问,无非是想更进一步了解巫神。

看样子,八大巫教都徒有其表,其实是打着巫神的幌子控制底下教众的思想。

或者,巫神真的存在,只是隐藏得很深,极少数能见到真容。

而八大巫教之首的血巫教,有可能是第二种情况。

毕竟在半年时间,就力压其它巫教登顶巅峰,没有点依仗也说不过去!

“除了大夏,难道你们没有其它目标了?”萧逸沉声道。

“回禀萧天圣,一开始是金象,孟达拉,苦挝,后来才轮到贵国的。”

巴莫硬着头皮:“据说教会在这三个国家进行的很顺利,每天掳掠的幼童人口是以万做单位的。”

原来这三个国家早被入侵了!

张局长他们面面相觑,暗道血巫教的布局真是太大!

凡是甸缅的邻国,都不可避免的被盯上!

萧逸双眼微眯,“既然都那么顺利了,偏偏还把手伸到九州。”

“我大夏对于你们就没有半点威慑力吗?

其它国家他管不着,跟自己毫无关系。

但是,这件事落在大夏头顶,那这性质可就变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