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叶萧很快来到医院病房,顾海的爸妈眼睛有些发红,陆晚晚躺在病床上,脸色有些发白,额头有些细汗。

陆晚晚的母亲也在,不停的给女儿擦拭额头。

“小叶来了!”

顾父打了一声招呼,叶萧点点头,走到病床跟前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陆母开口道:

“走路的时候,崴着脚了,身子闪了一下,胎动的厉害,医生已经用治愈术配合安胎药缓和了,但是效果不大,他们说从隔壁城请来一位擅长保胎治愈术的医生过来了,就怕孩子撑不到。”

顾父顾母不断的自责。

“都怪我们俩,要是我们有一个陪着晚晚就好了。”

陆晚晚虽然很难受,但仍旧劝道:

“爸,妈,你们别自责了。你们又要看店,又要做饭,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。而且,你们不是常说我吉人自有天相?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
陆母连忙开口道:

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安慰别人?你还是别说话了,省着点力气吧。”

陆晚晚点点头。

叶萧没有过多的废话,只是用太玄天罡扫了一眼,就明白了,是陆晚晚和孩子之间的脐带受了伤。

因为伤口在一个小血管上,所以在不停的流血。

以江海城医院这些医生的治愈术,配合药物,还没有那个能力做到止血,孩子因为脐带受损,导致氧气输送不够,如同溺水的人一样,自然要不断的拳打脚踢,造成胎动。

按照目前这个情况,顶多再过三分钟,孩子就会开始窒息,继而造成缺氧性脑损伤,彻底死亡。

还好自己过来了。

他心神微动,直接施展补天术,修补好脐带,并且为孩子修复了一下缺氧造成的不适,宝宝很快就安定下来。

陆晚晚怔了怔,旋即惊讶道:

“咦?孩子好像不踢了!”

陆母心头一惊。

“怎么会突然不踢了呢?快,快叫医生。”

原本正在剧烈跳动的孩子,突然间不动了,这比跳动还要吓人!

顾父顾母连忙想要去喊医生,可他们才刚刚转身,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就快步赶了进来。

其中一位年轻一些的医生,擦了擦额头的热汗,笑着道:

“顾叔,你们真走运,郭教授正好来咱们江海城出差,不用从外地赶过来了。有他在,你们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顾父眼睛一亮,陡然间惊喜道:

“郭教授?是那个九州闻名的医学界妇女儿童类专家吗?”

年轻医生点了点头。

“就是他!他在妇女儿童医学方面的水平,可以说是咱们九州最顶尖的那几位存在之一,就算是放在全世界上,水平也是顶尖的。

有他在,一定能让陆姐没事的。”

顾父顾母的眼神中,重新燃起了希望,充满希翼的看着对方。

郭教授也没有过多的废话,直接走上前去,伸手搭在顾晚晚的手腕上,开始检测。

然而,当他检测几秒过后,脸色却是陡然一黑,将陆晚晚的手下,转身走人。

“胡闹!简直是胡闹!”

众人心头再度一沉。

“郭教授,怎么了?”

郭教授狠狠瞪了年轻医生一眼。

“她好好的,孩子也好好的,胎动正常,孩子正常,没有任何异样,你却跟我说多么严重,让我从车站,跟你一路狂跑到这病房来,你是不是在耍我?”

年轻医生一怔。

“没没有啊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