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净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缓缓露出一个笑容,好像与她相处的时候,确实不会去想一些令人头疼的事,比较容易放过自己?

“大人,该走了,您与吴尚书之约已经迟了。”

小厮适时提醒,又不敢太大声,大人哪儿就顺路了,绕了一大圈到这里,与他们要去的地方那是反着来的。

薛净收回目光,“迟了便迟了,多等一会儿就是,走吧。”

沈府门口没了人,远处街角转过来两个身影。

银河撑着一把伞,沈文韶站在伞下的阴影里,瞧不清晰面容。

银河几次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没开口,心里却是埋怨额唐笑,平常不是看她挺了解少爷的吗,天天少爷长少爷短,怎么还跟薛净走得那么近,她不知道薛净与少爷不对付吗?

银河偷偷地瞥了沈文韶一眼,赶紧把头低下,他多久没见过少爷这副表情了……有点可怕。

……

回到沈府的唐笑,心中没有一丝阴霾,她怎么会知道薛净和沈文韶之间的弯弯绕,对于薛净,也就知道他是珍妃的兄长,一个颇有才华让沅凌都为之妥协的人,仅此而已。

唐笑今日见着了姐姐,又见过了程佳,心里松快得很,看着时辰尚早,便去了灶房,一边哼歌一边打算给沈文韶炖汤喝。

“笑笑今儿心情这么好?”

唐笑脆生生地应声:“是呀,我哪天心情不好?反正怎么都是活,开开心心总归是不会错的。”

她想着这几日沈文韶每天很晚才睡,忙得眼底都有青色浮现,得好好给他补一补。

虽然程佳那儿没了下文,但来日方长,总会有其他机会的。

只是唐笑送汤过去的时候,却被银河针对了,说话句句带刺,阴阳怪气的。

“哪儿敢劳烦你给少爷炖汤啊,我觉得咱沈府都盛不下你了,你这样的人才,在沈府做个侍女实在太屈才。”

唐笑翻了个白眼,“不会说话可以不说,我哪儿得罪你了?”

“哼!”

要不是少爷让他不要乱说话,他早就……

“莫名其妙。”

唐笑上前去敲门,沈文韶让她进去,声音一如往常。

唐笑推门进去,银河在她身后神色复杂,这人究竟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?她难道是真的带着目的性接近少爷的?那就太可怕了。

唐笑毫无所觉地进去,笑眯眯地将汤盅放到沈文韶的桌边,“少爷歇一会儿?休息一下眼睛,今儿给你炖的是奶香鱼汤,里面放了一些中药,放得不多,我尝过,药味不重。”

她揭开盅盖,鱼汤的香气蒸腾着热气飘了出来。

沈文韶从前是不爱喝鱼汤的,觉得总有股腥味,被唐笑哄着喝过几次后发现,她炖的鱼汤只有鲜味,简简单单的汤拿来下点馄饨煮点面也是极好的,很容易就能吃得进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