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欢楞了一下,她感觉的到傅靳生满腔的愤怒,他恨她怨她,这么多年来已经完全消磨掉了他们之间的爱情。这是一桩从头就开始错的婚姻,不受祝福。

“既然你这么恨我,我们离婚吧。”

傅靳生冷笑一声,转过头去不再看她,这个女人永远自说自话,看不清身边的形式,只知道保全自己。他拎起沙发上西装,怒气冲冲的只想离开这个女人,他怕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火,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。

擦肩而过的时候,盛欢抓住了傅靳生的手,却被狠狠的甩开,男人半分颜面都不愿留给她。

盛欢抹掉眼角的泪,转身发现浩浩和瀚瀚怯怯的躲在门后,强忍泪水走过去把两个小宝贝抱在怀里。

“妈妈,爸爸又惹你生气了吗?”

“妈妈,瀚瀚不要爸爸回来了,你别哭……”

盛欢握着两双因为父母吵架而吓到冰凉的小手,强颜欢笑对他们说:“爸爸妈妈没有吵架……今天我们去外公外婆家好不好?外婆说她特别想浩浩和瀚瀚。”两个小包子抱紧妈妈,闷闷的回答“好”。

偌大的房子让盛欢感觉到万分的冰冷,她突然对这个生活了五年的家陌生了起来,要逃走,一定要逃走!

“什么?你和靳生吵架了?”盛母听了盛欢的话立即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抓在她的胳膊上十分用力,痛的她差点叫出声来。

盛欢推开盛母的手,反驳道:“不是我和他吵架,他一年回家不超过五次,孩子每天吵着要见爸爸,今天他回来就带了一个女人厮混。他把家里当什么地方?夜总会吗?”

“让孩子亲眼看到爸爸出轨!傅靳生还有个做父亲的样子吗?”

“他把这个家放心上了吗?五年的冷暴力我已经受够了,不管您再怎么劝我,我这一次一定要和他离婚!”

盛母很少看到盛欢这样坚决的样子,女儿是她教出来的,温柔大方善解人意,完全就是按照富家少奶奶的坯子培养的,为的就是有一天嫁出去给家里找个好的靠山,如今靠上了傅家的大树,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呢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