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莹莹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许多,一双灵动的眼睛脸上挂着狡黠的笑意,声音宛若山谷间的黄鹂。

“程鸢姐,你放心好了,我没有告诉默我回来了,只是想来找你看病而已。我既然答应了退出,就一定不会再来破坏你们的关系的。”

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,字里行间却全是挑衅的意味。

门再度被打开,助理把买来的衣服放下便很快走了出去。

于莹莹似乎此时才注意到程鸢的衣服,惊讶地长大了嘴,“程鸢姐,你的这是……不过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,我知道我跟默的过去一直让你很在意,可是你没有必要这么糟蹋自己啊。”

程鸢的眸色骤然一冷,嘴角勾起一个微弯的弧度,“夫妻情趣而已,不劳你费心了。”

于莹莹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,却又很快压制了下来。

“那就好,毕竟我不想做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。”

程鸢在心里冷笑,第三者,好一个第三者。

当初她们好到无话不说的时候,是谁明明知道她喜欢沈默,却还是抢在她前面去表白,是谁在她精心准备的生日宴会上挽着沈默的手臂出现。

作为一个心理医生的职业操守还是让克制着程鸢心里汹涌的情绪,完成了接诊。

可笑的是,跟光鲜亮丽的于莹莹比起来,她程鸢似乎才是有病的那一个。

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,大雨倾盆让程鸢身上湿了大片,不住的打喷嚏。

一整天的心理与生理上的压力已经让她精疲力尽,连衣服都来不及换,便直接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