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宁冷冷的道:“徐海,你连国主都敢加害,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大都督的位置?”

“你不是已经跟田卫龙合谋好了,你当国主,田卫龙当大都督的吗?”

“现在你的田大都督,已经先一步下地狱了,你何不准备上路,追你的田大都督而去?”

上路?!

徐海听到陈宁的话,不由的浑身一颤,竟然扑通的一声给陈宁跪下,哆哆嗦嗦的道:“大都督,我知道这次我错的离谱,但是请你看在我是内阁阁老的份上,给我一条活路吧。”

“你可以按照惯例,把我关进监狱,把我终身监禁,按照惯例,死罪不上阁老的呀!”

陈宁皱眉!

典韦跟八虎卫,还有周围的虎贲军战士,都愣住了。

就连徐海的两个儿子,徐金昌跟徐继虎都傻眼了。

徐金昌跟徐继虎都是脸色涨红,满脸羞耻。

他俩平日眼里高大的父亲形象,他们心目中的无所不能的阁老形象,在这瞬间都崩塌了。

徐继虎难以接受平日说起道理,头头是道,做事滴水不漏的父亲,此时竟然跪地求饶,他趔趄的后退两步,眼神复杂的道:“爸,你竟然求他……”

徐金昌也愤怒的道:“没错,爸,事到如今,死就死,何足为惧,你何必放弃尊严,低声下气的求他,而且他会放过你吗,你别痴心妄想了。”

越聪明越有智慧的人,越是知道生命的可贵,就越是怕死。

另外,年纪大了之后,没有了冲动的脾气,也会变得小心怕死。

平日自杀的,也多是年轻人,鲜少有老年人想不开自杀的。

两个儿子觉得失败就是失败了,死便死,没有必要放弃尊严,跪地苦苦乞活。

但是徐海却觉得,乞活,不寒碜。

他抬头眼神复杂的喝道:“你们两个胡说什么,你们都跟爹一起跪下,咱们跟大都督赔罪求饶,求大都督判我们一个终身监禁,饶我们小命……”

徐金昌摇摇头:“我宁死,也不求他了!”

徐继虎道:“大哥说得对,爸,覆巢之下无完卵,你别抱有幻想了,我宁死也不求饶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