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!”

宫漓歌梦到那被炸成碎片的护士,惊叫着从梦中醒来。

身体被拥入容宴的怀抱,“阿漓,别怕我在这。”

宫漓歌也忙了一晚上,直到天快亮才休息,也就睡了一会儿便噩梦不断,那护士的惨状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放映。

对于其他人而言也就只当是看张恐怖图片,没多久就会忘了,但宫漓歌不同,在知道那本来是为她设计的陷阱之后,噩梦里护士的脸变成了她的。

梦里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她……

宫漓歌吓得小脸一片苍白,在容宴怀中不停的颤抖。

上辈子她顶多是被人辱骂,设计,和这样枪林弹雨的日子八竿子都打不着。

她重生走上了另外一条人生的轨迹,也就遭遇了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容宴感受到她颤抖的身体,眼中一片心疼。

“阿漓,我错了,本以为我会替你挡去所有的风风雨雨,此刻我才知道,除了将你关在家里,一辈子不出去才不会接触到任何危险的存在,但那样和豢养的金丝雀有什么区别?”

容宴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头,“也许早就该让你接触到这个世界才对。”

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,宫漓歌的人生已经没有办法和普通人一样。

先是多年前遇上的空难,后来x在她面前杀人,到这次的爆炸事件,每一件都那么巧合和宫漓歌挂钩。

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以后,宫漓歌很难再回到从前的生活。

“宴哥哥,这件事和x有关吗?”宫漓歌手脚冰凉,想到不久前才和那个人共度一夜,那个男人至少在她面前毫无威胁,是他要杀了自己吗?

“我觉得和他无关,这不符合他一贯作风,而且……”

x在离开之前还特地给他发了一条信息,x没有必要多此一举。

“所以这件事就是米雪单方面想要杀我?”

“最近你最好都不要出门,米雪不知所踪,应该还在国内,她对你有威胁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宫漓歌知道这事不是开玩笑的,她没有命再去赌一把。

萧燃敲响了房间的门,如果不是急事他不会选择这个节骨眼上出现。

“进。”

“先生,我们找到……”萧燃发现宫漓歌也在这便停下了话茬。

“说吧。”容宴的想法已经改变了,往日他不太想让宫漓歌掺和到这种事来,如今他只想让宫漓歌更多的接触。

“米雪找到了!”萧燃开口。

“找到了?”宫漓歌从床上跳下来,“她在哪?”

萧燃脸色有些为难,“夫人,人虽然是找到了,但只有一口气了,你还是不要去见了,会让你产生心理阴影。”

“我不怕。”

还有什么心理阴影是比昨晚还要重的?

萧燃看了容宴一眼,发现他没有阻止的意思,反而替宫漓歌拿了一件外套,拥着她的肩轻柔道:“走吧。”

饶是萧燃提前提醒了,宫漓歌也没有想到再见到米雪会是这样的场景。

米雪的四肢已经没了,就连舌头都被人割去,浑身湿淋淋,鲜血淋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